徐进 发表于 2014-7-15 13:10:07

海龙囤钩沉---明军平叛播州414周年祭

本帖最后由 徐进 于 2015-6-11 11:45 编辑

海龙囤钩沉              ---明军平叛播州414周年祭

千年狂寇,一朝荡平

  大明万历二十八年六月初六清晨,东方微白,凉风依旧掠过山林,远处高墙雄关传来声声炮仗,惊起群群青鸟划过那飘满硝烟的天际,消失得无声无迹。

  海龙囤,还傲然矗立在群山之颠,只不过它已不再可望而不可及。晨雾之中,明军卷风云之势攻克了它最后的关隘,一队队杀红了眼的明军喊声整天,正在鱼贯而入囤。队伍前头,总兵官吴广提着还流淌着赤红色鲜血的鬼头大刀急速前进,他已顾不得身前身后缴械投降播军的求饶哀嚎和妇孺老弱绝望的呼救声。他的士兵或手起刀落,顿时播军开肠破肚,身首异处,血流成河,弄得他前行的路湿滑油腻不堪;或三五成群,狂浪地大笑着,把惊慌无助的美艳少女少妇连拖带拽地抱入那幽暗的角落,任由她们的尖叫刺破苍穹;或蜂拥而入,见屋就抢,见屋就砸,见屋就烧,鸡飞狗跳,火光四起,浓烟滚滚。

  一百十四天了,吴广等待的就是这一刻。播州叛乱,叛军侵我州县,杀我军民,朝廷震怒,发兵进剿,八路大军,阵中刘綎、麻贵、王鸣鹤等名将如云,率二十四万之众,耗银三百万之巨,死伤无算,战争终于在这一刻要有个了解!重庆誓师,作为朝廷总兵官的他领兵出合江,一路奋勇斩关夺隘,终与各路大军合围叛军最后的据点——被明军总督李化龙形容成“飞鸟腾猿不能逾”的海龙囤。官军筑长围,昼夜仰攻,就在今天,英勇的将军王鸣鹤执槊先登,破囤而入,打开胜利之门。现在他要做的事情就是找到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叛军首领播州宣慰使杨应龙,结束这场载入史册的万历三大征之播州之役。

  吴广径直来到了他士兵抓获的两个俘虏前。这两个俘虏一男一女,他仔细打量着这年轻男子,虽被五花大绑,刀架脖上,遍体鳞伤,但他依旧桀骜不驯,眼露煞气。对,没错,他就是这里苗民口中僭越称为少主的人,杨应龙的儿子杨朝栋。那名女子被高大魁梧的士兵按在地上,显得那么娇弱无力,她眼神无主,充满恐惧,但样貌身段极其美艳妖娆。吴广倒吸一口气,忍不住托起了她的脸蛋,多看了几眼。她是杨应龙的爱妾田雌凤,多年前杨应龙为了她,竟然杀害了自己的结发原配张氏,更令人发指的是杨应龙还乘醉封刃屠戮了他的岳母及其全家,嗜杀本性暴露无遗。这件事弄得他幸免于难的妻弟张时照(时任我故乡永川知县,留下来了一首非常美丽的诗歌,形容永川的奇美:江盘巴字异,永字并称奇。万里连江汉,朝宗羡委蛇)愤怒上书朝廷告他谋反,当年若不是朝廷剿抚意见不一,杨应龙又使劲花招装乖认罪,愿意花钱赎罪,早就身首异处了。

  红颜祸水,蛇蝎女子,这个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想到这里,吴广怒火中烧,粗暴地提起了田雌凤,恶狠狠地问:“杨应龙在哪里?”顺着田雌凤颤抖的手指望去,吴广只见远处大殿之后有房屋起火,火势冲天。吴广急忙冲至门口,杨应龙妻妾一二哭倒在外,房门由内而锁,浓烟呛人,顶部烧焦的木梁砖瓦正一块块砸下来,不得而入。杨应龙把自己关在里面,想要畏罪自尽!

  不行,怎能如此便宜十恶不赦的杨应龙?他手上沾满了“尽杀城中人,投尸蔽江,江水为赤”的血债。不管是死是活,他都逃不过大明律磔刑——千刀万剐的处罚!

  吴广命令士兵砸开了房门,只见他不顾一切地跳入了火海,就在士兵们还在目瞪口呆之时,吴广抱着一具焦黑的尸体跌跌撞撞地蹦了出来。杨应龙,这曾经不可一世的土司爷已经成了一堆焦炭!然而,此时的吴广身中火毒,几绝,失声,根本说不出话来!许久,他才复苏过来,用尽全身力气嘶哑地抖出了几个字:“报朝廷,播州平!”

  从此四封千里尽入皇图,尺地一民尽归王化!——李化龙《平播全书》

  此役,明军生擒叛军1124人,斩首22687级,虏获家属5539人,招降播民126211人,夺取马牛767头。播州从此改土归流,被一分为二,遵义府属四川,平越府属贵州,杨应龙先祖唐末杨端血战六载从南诏手中夺取播州,传27代人,世守其土,苦心经营725年的历史嘎然而止。明军辟两郡二千里封疆,奏二百余年所未得志于西南夷盛事,大获全胜!而今,数百年以降,硝烟散去,海龙囤早以归于平静,被遗忘在这美轮美奂的黔山贵水之间。

徐进 发表于 2014-7-15 13:11:54

本帖最后由 徐进 于 2014-7-15 19:21 编辑

飞龙在天

  2014年6月28日农历六月初二,我参加了我院党支部组织开展的“七一红色之旅暨走进文化遗产保护”活动,来到了活动现场贵州遵义养马场和海龙囤考古工地。我院和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工作队分别进驻了养马城和海龙囤工地,看到了来到异地,分别许久的同事们和热情洋溢的贵州所领导同仁们,我们寒暄微笑并拥抱。在他们的指引和介绍下,我们不仅再一次直观了震撼的考古工地,更是经历了一次心灵的时空穿越之旅。在那轻巧的手铲之下,一片片沉睡的废墟被逐渐唤醒,开始喃喃细语地给我们这些后来人讲述那一段段无人问津的历史和一个个鲜活的故事。

  有时候,考古就是如此神奇梦幻,让你也突然拥有一种超能力揭晓一切过去逝去的秘密,起死回生。这种真实存在的快感,好像就是圆了一个小小的中国梦。站在海龙囤的高岗之上,风吹散额前碎发,你可以感受得更真切。因为考古,即便是默默无闻的我们也是历史的亲历者,也是文化自信的重建者。

  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海龙囤考古发掘领队李飞接待了我们,并带着我们参观了海龙囤考古工地,并向我们介绍了海龙囤考古的新发现和成果。

  海龙囤,又称海龙屯,它的建造者杨氏家族习惯称之为“龙岩城”。 此囤雄踞于今遵义城西北约30公里汇川区高坪镇白沙村的龙岩山东麓。因此山而得名“龙岩城”。海龙囤藏于深林群山之间,一眼放去,目不及天际,海龙囤似有龙归大海任游万里,不知深浅之势。这里地势险要,众山拱囤,其高耸入云,四面断崖,左右环溪水,沟深岩巉,只有东西向有一幽径通于上下。

  海龙囤始建于南宋宋理宗宝佑五年(公元1257年),当时宋蒙战争全面爆发,因蒙军重点攻击南宋国之西门长江中上游地区,为抵御蒙军进攻,海龙囤应运而生,当时播州行政长官杨粲看中其军事价值,筑屯其上,环山垒墙,东西设关,修建了这么一座气贯长虹,易守难攻的军事要塞。虽然海龙囤一直没有成为宋蒙战争的战场,但是其军事建筑理念却深深地影响到了南宋西南战区的军事防御部署,促进了有效抵御蒙军的山城防御体系的建立。而到了明朝,经过杨氏土司的匠心规划和再建设,海龙囤终在一场战争中发挥了其独特的作用,虽然是这次海龙囤是站在战争的对立面和失败方,终被万历二十八年的战火荡平,但其遗址也抵挡不住几百年来后人的凭吊和怀古。

  1982年,海龙囤遗址被公布为贵州省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被晋升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并在2012年启动了对其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工作。在1999年,贵州省文化厅组建考古队对海龙囤进行了第一次考古试掘工作,这次考古工作对海龙囤内“老王宫”和“新王宫”进行了小规模试掘,初步判断了“新旧王宫”的时代,即老王宫为宋代建筑群,新王宫为明代建筑群。同时,考古队也对海龙囤现存关隘进行了测绘,并对新发现的飞虎关“龙虎大道”和“三十六步”等关隘通道进行了清理和修复。

    2012年至今,为进一步厘清海龙囤的格局和挖掘其文化历史价值和底蕴,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相关部门对海龙囤进行了大规模考古发掘,并取得了重大成果并被评选为2012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海龙囤规模宏大,占地面积约1.59平方公里,尚存料石砌成的城门九座及城墙约6000米。屯分内城、外城。东南、西北两端为外城。东南端有铜柱、铁柱、飞虎、飞龙、朝天、飞凤六座关隘及城门,上有城楼建筑遗址,沿关城筑有崖上栈道、马道、歇马台等遗迹,并且军营、衙署、敌楼、桥场坝等设施一应俱全。山巅城墙形状如“9”,因山势围囤一圈,囤前有一道一字城墙随山势东南而下,与山川险要融为一体。当初修建海龙囤的时候,只在城墙东西两端筑起一条狭窄小径,与各关隘相接,成为通往囤内的唯一道路。囤后设三关,依次为后关、西关吊桥关和万安关吊桥关,并重重合围形成双瓮城格局,可谓匠心独具。此三关通往囤后,群山逶迤,青翠葱葱,应为当年囤内兵士采集水源柴火等补给之处。沿着城墙,南北向依山而建,不甚雄伟,但充分利用了自然地形,使得海龙囤可望而不可及;东西向城墙依旧保存较好,可达七八米之高,在城墙险要高亮处发现有角亭、绣花楼等遗迹,应是登高查看敌情的敌楼。囤内,从东西向拾阶而上,来到囤内中心位置,坐落在这里的两片各占地为2万平方米的建筑遗址区域被当地人称为“老王宫”和“新王宫”。作为2012年考古发掘的重点,新王宫建筑群被证实为明代土司衙署遗址。从现存遗迹看,其规模宏大,规划严谨,前朝后寝颇具宫廷特色,实在令人感叹。在其附近采石场和窑址的发现也解决了海龙囤建筑材料就地取材的问题。这样,一座失落已久的古城遗址就完好地重现展现在世人的面前。

徐进 发表于 2014-7-15 13:13:00

本帖最后由 徐进 于 2015-6-11 11:42 编辑

中国的马丘·比丘


于是,我在茂密纠结的灌木林莽中,
攀登大地的梯级,
向你,马丘·比丘,走去。
你是层层石块垒成的高城,
最后,为大地所没有掩藏于
沉睡祭服之下的东西所居住。
在你这里,仿佛两条平行的线,
闪电的摇篮和人类的摇篮,
在多刺的风中绞缠一起。 ——聂鲁达《马丘比丘之巅》

  结束了上午在养马城工地的慰问后,我们来到了海龙囤所在的汇川区高坪镇。简单用过午餐后,我们便前往贵州所同仁们正在发掘的海龙囤遗址考古工地慰问和学习。可能因为一上午的步行于山地田野间和饭后暂时的疲困,短短几公里车行,我居然也可以昏睡过去。醒来之时,我们已经在海龙囤景区内狭窄的公路上缓缓前行。峡谷沟壑之内,两旁青山葱翠入帘,清清溪水蜿蜒穿过低洼滩地的烟草叶田,还有小鸭时不时浮出微澜闪烁的水面,倒映着天空缥缈的云雾。午后的阳光使得万物寂静,正在心旷神怡之中,车辆已抵达终点——登顶海龙囤的步道入口,车不能再前,我们只好弃车步行。逶迤而上的步道看不到终点,犹如盘旋的长龙滑向山巅,最终消失在山的另一头,不过这并不是最初通往囤内的古道,而是近来为方便游客游览新筑的步道。传说中的海龙囤就在顶上,2012年全国考古十大新发现的工地也在上面,想到这里,先前的疲惫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满心的兴奋、期待和重新爆发的力量。贵州所的同仁先前就介绍,山势陡峭,登顶大概需要花费四十分钟左右的时间。虽然有些女同志面露难色,担心自己体力不支,但很快大家都决定既然来都来了,那就一定要登顶。正所谓: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无限美景在险峰,错过了的壮丽往往就在一念之间。我们运气也好,本来先前担心如何运送慰问物资的问题也迎刃而解,在路口我们正好遇见为景区修建而运送砖瓦材料的马匹。在人力难及的情况下,我们所要做的便是和主人家谈好价钱,借助古老的运输方式,跟着马儿上山。

  还好我经常攀爬于慈云寺、金佛寺等高山寺庙遗址之间,早已习惯了如何去享受其间的乐趣。一路上奇形怪状的山峰、不停变幻的云朵、不期而遇的松鼠、迎风摇曳的花朵枝头、还有随心所欲的诗歌都可以成就一个愉悦的心情。就这么哼着轻快的歌,我穿过云端,来到了飞龙关下。星座的鹰,浓雾的葡萄。
丢失的棱堡,盲目的弯刀。
断裂的腰带,庄严的面包。
激流般的梯级,无边无际的眼睑。
三角形的短袄,石头的花粉。
花岗岩的灯,石头的面包。
矿石的蛇,石头的玫瑰。
埋葬的船,石头的泉。
月亮的马,石头的光。
平分昼夜的尺,石头的书。
阵阵风暴之中的鼓。
沉没时间的珊瑚。
把指头磨光的围墙。
使羽毛战斗的屋顶。

  就在第一瞬间,青黑色的石头、残垣断壁的关隘和高高在上的沧桑感如潮水一样压迫进了我的脑海,满满地回荡着诺贝尔文学奖秘鲁诗人聂鲁达的诗歌,让我不能喘息。终于,他们也接踵而至,兴奋地在关口下开心地留着影,拍着照,只是无论怎么样的造型都衬托不出那种令人窒息的唯美,如同闪电刺破天际一样的壮丽。失落的奇迹,上帝一夜之间用石头垒砌的城堡,这正是我年少时第一次在书本上读到马丘比丘时发出的感叹。多年后,在海龙囤,那种久违的热血澎湃又重新涌上很不容易再激动的心头。

  我久久地伫立在关下,仔细仰望着杨应龙于万历二十四(1596年)年在关口上亲笔手书的“飞龙关”三字。“飞龙在天,利见大人”。大概可以一窥这末代土司当时的心境吧。飞龙关大门朝北而立,站在这里,遥望对面山峦,群山起伏,正好与最高的山峰鸡冠山相呼应,飞龙关与鸡冠山之间山雾弥漫,不见谷底,或有彩阳照耀出如梦如幻的色彩。即使我不是风水大师,也可以感受到这囤颠第一关的气势,四面来朝,王者气象。海龙囤的设计规划肯定是经高人指点,只是杨应龙虽有不服中央之贼心,却无气吞天下之志,其忽叛忽降,妄想宽宥的做法只是为了长久地在这播州界内得到长久的特权和自治权,不得人心的战略纵使让他暂时得了天时地利也无法得人和。在囤内发现的刻于万历二十四年的《骠骑将军示谕龙岩囤严禁碑》记:“夫龙岩囤者,乃播南形胜之地也。吾先侯思处夷陬,不可无备,因而修之以为保障。”杨应龙说到海龙囤的修建是为了备蛮夷,防备这黔山贵水间的少数民族。其实不然,杨应龙这样的说辞实际上是对其“先侯”苦心经营这石头城的误解。

  据史料记载,唐代后期,地处云南地区的南诏乘大唐国力衰弱。北上扩张地盘,侵陷播州。李唐王朝募兵反击,14年未能克之。唐僖宗乾符三年(公元876年),太原义军首领杨端率领令狐滈、罗荣、郑畋、骆世华、成展、安增等7姓子弟军应募入蜀,血战6载,以武力驱走南诏,并奉僖宗敕命镇边。

    时有僖宗敕文:“朕自临御,逆贼烽起,寝食难安,赖臣信任,获承丕基。今卿等赞尔先绪,匡扶社稷,不畏汗马功劳,刁除南蛮之寇。酋势虽灭,虏党未熄,终为王室之忧。特敕尔等遇烽沿获,永镇边夷,功在社稷不朽。钦哉”。

   杨氏家族从此便于7姓军队遂移家镇守蜀地,世袭相传居住。

  到了南宋端平元年(公元1234年),宋蒙联军攻破蔡州,金哀宗自尽,金国灭亡。南宋自信心盲目膨胀,不顾与蒙古人的口头协议,趁蒙军北撤之时,突破军事分界线,并短暂收复洛阳等失地。“端平入洛”在蒙古人的反击下失败,宋军溃败,战略进攻变为战略防守,宋蒙战争爆发。

  蒙军采取大迂回的战略企图分上中下三部攻击南宋长江防线,其中重点攻击蜀地。其间杨氏先祖杨价、杨文父子曾数次率军北上参与抗敌。淳祐二年(1242),名帅余玠出任四川安抚制置使,主持全川防务。播州首领杨文向蜀帅提出了“保蜀三策”,余玠取他“择诸路要险,建城濠以为根柢”的中策,并听取了播州人杰冉琎、冉璞兄弟的具体计划,以合州(今重庆合川)钓鱼城为中心,先后修建了青居、大获、云顶、天生等一系列“皆因山为垒,棋布星分,为诸郡治所,屯兵积粮,为必守计”的山城。余玠还将四大军事指挥机构移往这些山城,各个山城之间可相互声援,又以河道和官道为联络线,点线结合,于是如臂使指,气势联络,构成了一个宏大的山城防御体系。

  开庆元年(1259)钓鱼城之战,蒙哥汗战死钓鱼城,山城防御体系取得重大成功。这一事件影响深远,杨应龙应知他的“先侯”在历史上曾对国家民族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唐宋以来,杨氏统领播州,名义上虽为朝廷一方外臣,但实为地方政权,是那个时候中央政府管理少数民族边疆地区特殊的羁縻制度和土司制度的特例。杨氏先侯深谙家国家国的道理,家即国,国即是家,能“累世恪守忠节”,保持与中央政府的高度一致,实际上也是为自己的发展壮大争取了空间,所以才造就了杨氏家族延续27代30人725年的统治。可惜杨应龙不能领悟到其先侯的政治人生智慧,不断挑衅僭越中央权威,违背祖训,终公开叛乱,招致家破人亡。相比之下,明军统帅李化龙在破海龙囤前夕,遇丧父失怙之痛,却以国事为重,亲临前线督军。细细想来,胜败兴亡之间岂不是人生智慧的一种较量?

徐进 发表于 2014-7-15 13:13:49

本帖最后由 徐进 于 2015-6-11 11:42 编辑

海龙该笑应龙狂

  不知不觉我已经掉在了队伍的最后头,来到朝天关和飞凤关的时候已是我孤身一人。大家的欢声笑语已经渐渐消失在囤后的庄田小径之后,这时天色突变,劲风四起,乌云压顶。山雨欲来,我孤独地登上了飞凤关头,看着关上荒草凄凄,看着山雾向我奔来,将我包围。曾经的关上建筑早已不见踪迹,只留下斑驳的柱础提醒着我,曾经也有人和我一样站在这里的高台,怀着不同的心情,冷冷地眺望远方,试图看穿层层迷雾。或许是个守囤的士兵,密切地关注着两关之间的城墙上的跑马道和关口下的一切风吹草动,无心留恋每一个清晨的日出和日落时天边绚丽的晚霞;或许是杨应龙,他的双眼会看到哪里?看到更远处?看到山脚的第一个关口铁柱关,还是山那边的养马城?或者是更远更远的娄山关、三渡关、上渡关长达60公里的防御纵深阵地?还在为当初不听取他军师孙时泰的意见,取重庆,捣成都,虏蜀王而后悔不已?抑或是文武全才的李化龙,看着这里江山如画,是否由衷地赞叹着和陶醉着?东北、西南战事他经历了两回,两次大战都取得了胜利,但是国家正在多事之秋,朝鲜、宁夏和播州三大征花费无数,朝廷党争不断,内忧外患,如果还有下一次大战,大明还会取胜吗?迷雾锁住了李总督的眉头,大明的旗帜至少还高高飘扬在海龙囤山巅之上。

  我快步赶上他们的时候,贵州所李飞副所长正在给我们介绍新王宫的考古发掘情况和阶段性成果。发掘之后的新王宫坐落在囤内中心位置,被宫墙包围,占地面积达1.8万平方米。新王宫主体建筑顺山势分屋级抬升,中轴线中心位置应为主殿,当年的土司政务大厅。不过在万历二十年被夷为平地,随后在其原址基础上修建海潮寺。海潮寺几经修复,终成现在我们所见的样子。海潮寺向前延伸为天井、甬道、九级踏道、然后是大门,大门两侧是石墙与宫墙相接,门外再是踏道通往宫外关口;海潮寺后有穿堂,接于高台的后堂,后堂有须弥座石榻,传为杨应龙龙座。在这一组中轴线建筑左右两侧探明和理清了二十多组房屋建筑关系,其院落数重,鳞次栉比,虽不完全对称,但在功能上大体还是遵照“前朝后寝”、“左祖右社”的建筑风格的。在编号为F17的建筑遗址中,我站立良久,据《平播全书》记载,万历二十八年六月初六寅时,杨应龙自尽于卧房。明军破囤后,总兵官吴广于后房得其尸首。土司寝宫位于新王宫后端,再结合考古发掘情况,推测这里很有可能使杨应龙寝宫,末代土司生命结束和一场战争结束的地方。

  四百年前,我尚未出生,不能于斯共度荣誉,患难兴衰,风流人物或名垂青史,或千刀万剐,或挫骨扬灰,或化为泥土,但我也有幸,有幸见证海龙囤的考古发掘,在无言的遗址教科书中重温当年的点点滴滴,透过时空和古人对话。正如在海龙囤工地上不期而遇的大雨打在我们惊慌失措的脸庞上一样冰爽和真实。历史的相遇如同这雨点,没有准备的邂逅却有千万个真实的感受。

  杨应龙出生播州世袭土司家庭,典型的官富二代,但是为了解决权力交割上的一劳永逸,生性残暴的他在隆庆五年(1571年)就杀害了自己的父亲杨烈,而取得了宣慰使一职。万历十四年(1586年),朝廷为了维稳大局,赐他都指挥使衔,希望通过升迁来满足他,使他得以消停,不要破坏一统局面。但是,这么多年了,杨应龙也对蜀地明军的战斗力十分清楚,觉得西南一角,天高皇帝远,地方上拿他没有办法,朝廷又不会轻易征讨。于是在这种侥幸的心理下,杨应龙开始不守规矩,一二三再而三地试探朝廷底线。从万历二十年(1592年),杨应龙就因在黔蜀勘界问题上不听朝廷诏令,赴重庆受审,本依法当斩。但是他运气好,当时朝廷正因日本人进犯朝鲜,而出兵东北,正无暇西顾。狡猾的杨应龙早就看到这一点,提出了请献金赎罪并带兵征倭的请求,朝廷内部对此抚剿两派意见不一,最终朝廷为在战争时期不进一步内部矛盾,同意了这一请求。四川巡抚王继光坚持严提勘结,杨应龙回到播州后又抗命不出,朝廷下令进剿。杨应龙却早有准备,先诈降,再埋伏,诡计得逞使得官军大败,王继光革职查办。这次试探性的官军进剿失利后,杨应龙又使出花钱买命的老套路,朝廷也陷于朝鲜之役,再次向杨应龙妥协。杨应龙便一发不可收拾,开始不断侵扰蜀地、湖广各地的州县,并时有屠城的恶举。万历二十七(1599年)年二月,贵州巡抚江东之派都指挥使杨国柱前去讨伐杨应龙,结果三千明军全军覆没,杨国柱战死。当时,朝鲜战争已经结束,朝廷震怒。明神宗决定倾全国之力围剿杨应龙,他任命李化龙为湖广、川贵总督,兼四川巡抚,郭子章为贵州巡抚,讨伐播州叛军。同时神宗命令还在朝鲜战场的几支部队迅速移往西南,其中包括明军精锐刘綎部。万历二十八年初,各路兵马集结完毕,李化龙持尚方宝剑,总督全局,坐镇重庆;郭子章以贵州巡抚身份坐镇贵阳;湖广巡抚支大可驻扎到沅江。明军分兵八路进剿:总兵刘綎出綦江;总兵马礼英出南川;总兵吴广出合江;副总兵曹希彬出永宁;总兵童无镇出乌江;参将朱鹤龄出沙溪;总兵李应祥出兴隆卫;总兵陈璘出白泥。每路兵马3万,一共有24万人。

  一看到朝廷玩真的,杨应龙顿时就没辙了,自感末日已到,发出了“今死矣”的悲叹,既然献媚认错求饶这一招不行了,就只有硬打。他将二万播兵交予自己的儿子杨朝栋,交代“尔破綦江,驰南川,尽焚积聚,彼无能为也”的战术,寄希望断明军后勤,使其不战而退。但这次明军名将如云,士兵身经百战,不再是以前地方明军那样孱弱无力,各路明军势如破竹,显示出了压倒性的优势,尤其是刘綎一路,播军闻“刘大刀”威名,望风而逃。很快,八路明军突破了重重关隘和外围阵地,将龟缩在海龙囤内的杨应龙团团围住。

  最终,杨应龙作茧自缚,家破人亡,即使是死了,也被处以磔型。《明史》对其盖棺定论:然而重庆之会,登坛誓师,海龙之围,克期并到,兵法曰“兵贵有谋”,又曰“以多算胜”,固先定其规模,非漫尝于一击也。若应龙者,倔强偏陲,不知汉大,宗嗣荡灭,取世戮笑,尤足为凭险负固之戒。悲夫!
       此言不失公道。

徐进 发表于 2014-7-15 13:14:36

本帖最后由 徐进 于 2015-6-11 11:44 编辑

杨二小姐

  女儿莫相问,男儿凶何甚!

  列夫托尔斯泰在《战争与和平》说到“战争本就是丧失人性的最野蛮的行为,为何还要想到什么爱、诗、哲学等人类最文明的东西呢?”

  每场战争的起因都是千差万别,但是每场战争的结果都会一样,最终变成一场丧失人性的杀戮。就这一点而言,战争没有正义与否。“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男人的鲜血,女人的泪水是个亘古不变的话题。

  “只在我的心中和这个太阳光下有那么多幸福,而这里……呻吟,痛苦,恐怖,和这种不可知,这种匆忙……他们又在这里喊叫了,又都向回跑了,我要和他们一阵跑,它,死亡,就在这里,在我头上,在我周围……俄顷之间——我便永远看不见这个太阳,这个河水,这个峡谷了!”

  死亡来临之时,还在眷念那人世最后的美好。原因很简单,因为人们相信爱,爱是要你好好活,爱是要你为了他或者她无惧死亡。所以,后世都愿意把战争和某个女人挂上钩,来一段浪漫揪心的爱情悲剧,仿佛这场战争不是因某个女人而起,或者是缺少一个女人的元素,那么这场战就是白打了。

  没有经历过战火的人们宁愿选择相信战争不是为了别的,只是因为爱而已。

  现在的战争片都这样拍,故事有真爱如血的,有子虚乌有的,有穿凿附会的,久而久之我们从最初的认真地去身同感受到审美疲劳,再进化到麻木不仁。见过太多伪装,始终会看穿一切美丽的谎言。于是,在海龙囤,我们也自然而然地听说了这样一个毫无意外的传说故事——杨二小姐。

  当然,李飞所长是一个讲故事的高手,没有他出神入化的讲解,大家不会听得那么津津有味。故事大意是,杨应龙的二女儿年方十六,生得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贵为土司的掌上明珠,杨二小姐要遵守的生活规矩很多。其中有一条就是,要像所有的中国富家小姐一样,深闺不出,大门不迈,等到一场合适的包办婚姻,再养儿育女,完成人生的轮回。杨二小姐每天被固定在固定的空间作息,传说囤中山腰高大的建筑遗址——绣花楼便是杨二小姐的寝宫(实际应为观察敌情的瞭望台)。到了杨二小姐婚配的年纪,远近的官二代、富二代都慕名而来,杨二小姐也有小姐脾气,她惧怕婚嫁后的生活仍然是这样索然无味,于是迟迟不肯答应。据传,就在这孤寂无助之时,杨二小姐为一吐胸中的闷气,开始在绣花楼对着楼外的大山唱歌,想听听大山的回音里是否能带给她渴望自由爱情的共鸣。杨二小姐的歌词没有留下来,不过我们也能猜到歌词会唱些什么。杨二小姐当然也没有期许,空旷的山野能真的对她回应什么。不过就在这毫无指望之间,奇迹发生了。隔空相望的山对面,竟飘来了清脆的歌声作为回应。一唱一和之间,一对有情男女互吐衷肠,互相了解。这种全新的体验是杨二小姐生活中不曾拥有的美好与希望,于是歌声中的少男少女相隔时空,梦幻般地坠入爱河,不可自拔。故事讲到这里,还是很浪漫。西南地区自古就有对歌求爱的习俗,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但是只有你到了那种环境里,那种世外桃源般的境界,只有两个人的世界界才能深深体会爱情的纯真与美好。

  不是吗?那个时候你和我都还相信爱情。

  有点像现在的网恋,但不掺杂现代社会任何乱七八糟的东西。

  少女的心,你打开了这个盒子就关不了,除非你将你的真心也放在里面。歌声中的男子具有相当的勇气,他知道了对方是杨二小姐后,二话不说就来提亲。不过堂堂土司爷怎么会看上一个只是人长得帅,歌唱得好的牛郎?照杨应龙的性格,这位年轻的牛郎多半活不下来了。但是故事里的杨应龙却十分民主大方,他对牛郎说,你要是能考中功名,再来提亲。

  我一阵唏嘘,明显这是个悲剧的前奏了,富家女爱上穷小子的故事,我听得太多太多,最后有几个又终成眷属?我只想对杨二小姐说,你爹都算好的了,至少你爹没有要求他要买几套北京的房子和几部进口的车子,只是要求他考个公务员而已。考吧,那兄弟就真的寒窗苦读,为了美人博取功名去了。待到功成名就之时,他应约回来提亲。可惜了,“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欢快节奏在这里突然变调了。

  杨二小姐的爹造反了,官军围剿了,杨二小姐的家被二十几万凶神恶煞的明军围得水泄不通。想出来的人出不去,想进去的人又进不得,围城啊!

  两情相悦,生死却只在一线之间,两人终日以泪洗面。于是,渐渐地,在战火炮声稍稍平静的时候,二十几万明军听见了山谷里回荡着的相互安慰和生死不离的歌声。

  爱情在硝烟弥漫处直破天际,阳光应该还会眷恋这绝望的海龙囤吗?

  明军破囤前夕,杨二小姐知道此生相见无望,爱情破碎,生命已经毫无意义。于是她带着泪水和怨悔纵身飘然一跃,跳向了悬崖深处,只留下了偶尔还回荡在山谷里的歌声,留给她的牛郎倾听。

  李飞所长还若有其事地给我们指出杨二小姐跳崖的舍生崖,吓得胆子小的女生根本就不敢过去。果然,站在那里往下望,除了半山腰的云层,感觉下面还有个十万八万里深。看着看着,居然头晕,脑海里面满是《泰坦尼克号》的经典台词:You jump, I jump.这时,吴广冷不搜地出现在我身后,差点把我吓晕了过去。

  杨二小姐,真的对不起,我这么相信爱情的人都不敢跳,何况你的牛郎呢?当时,你真的需要好大的勇气!

  在回渝的车上,我闭目休息,耳机里很应景地飘来了宋冬野的《董小姐》缓慢淡淡哀愁的旋律:

董小姐 你从没忘记你的微笑就算你和我一样 渴望着衰老董小姐 你嘴角向下的时候很美就像安和桥下 清澈的水董小姐 我也是个复杂的动物嘴上一句带过 心里却一直重复董小姐 鼓楼的夜晚时间匆匆陌生的人 请给我一支兰州所以那些可能都不是真的 董小姐你才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爱上一匹野马 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这让我感到绝望 董小姐。。。。。。

  闭上眼,我脑海里却满是杨二小姐16岁的身影,这是倩女幽魂的节奏啊?为了她不变成海龙囤里的小倩,我回来之后情不自禁地搜索着关于杨二小姐的记载。杨应龙却有三女,次女名曰贞瑞,但是她已经许配给了石柱土司马千乘的弟弟马千驷。马千乘的妻子正是一代巾帼名将秦良玉,唯一见于二十五史正史记载的女将军,还和杨二小姐是妯娌关系。杨二小姐嫁给另一土司家族似乎门当户对,合情合理,牛郎对歌的故事应该是后人好事附会。而且《明史 秦良玉传》记载:七月,石柱宣抚使土舍马千驷(马千乘之弟)入播州,聘杨应龙次女为妻,遂因缘为奸。后,马千驷同杨应龙反。看来杨二小姐也是一桩政治婚姻的牺牲品,想必她与马千驷也不会有什么幸福的爱情,她可怜的人生只是服务于两个她生命中本来最重要的两个男人的野心。至于杨二小姐的下场,李化龙《播州全书》没有提及,道光版的《遵义府志》说的是明军破囤之前杨二小姐已经身故,至于是不是像故事里一样悲情跳崖,谁也不知道。

  舍生崖下依旧云雾重重,它有多少秘密欲说还羞。

  北宋灭南唐之后,宋太宗曾将浪漫的李煜李后主的心头肉小周后当作战利品,肆意奸淫,还让画师现场临摹《熙陵幸小周后图》,很黄很暴力。出来混,迟早都要还。后来宋太宗一系的子孙遭到报应,百年之后,金兵破东京汴梁,靖康之变受辱的不仅是徽钦二帝,皇亲国戚,更是广大的皇室公主,后妃宫女,其惨状使得后世汉家男儿读史到此还潸然泪下;在“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憾,何时灭”的悲亢高歌中,宋军于宋理宗端平元年(1234年)攻破蔡州,逼死金哀宗,灭掉金国,一雪百年国耻。当然宋军为了泄愤报复,轮奸了金哀宗美丽的无助的皇后。

  战争的结局总有铁定的规律,男人惹的祸都要由女人来买单。李化龙也承认,在明军破囤之后,争抢财物,人多禁不住,事先三令五申的军纪问题根本就不管用。战争是部熄不了火的发动机,一旦点燃,就必然使得人性最阴暗的兽欲无限制地燃烧膨胀,直到发泄干净,再无力气。想到这里,杨二小姐怎么死的都不重要,囤破,杨二小姐还有命活吗?于公,她是敌酋的女儿;于私,她是个女人,一个非常年轻漂亮的女人。想到这里,我宁愿相信杨二小姐和牛郎的故事,比起血淋淋的事实要人性化很多,虽然她的结局都一样是死。这时,我才突然明白,后人为什么要对杨二小姐的故事浪漫修饰,我本来还在嘲笑这些无中生有者不懂历史,现在才深深感到惭愧。其实读懂历史的根本就不是我,而是这些写下和传诵相信这个故事的人。

  至少他们还相信爱。

  历史不忍细看。

  杨二小姐,也许真有那么一个人,他关于海龙囤的记忆都是你。
  ——2014年7月2日农历六月初六凌晨,明军破海龙囤414周年,安澜记于重庆枇杷山。是时,万物无声,寂静悄眠,唯夏雨不止,雨滴心田,播州已平,思绪难平。


徐进 发表于 2014-7-15 13:26:14

file:///C:\Program Files\Tencent\QQ\Users\84916875\Image\}3UN~W20KRWL@M_YEUL@F`C.jpg
因为爱情

徐进 发表于 2014-7-15 13:27:26


海龙囤 四百年的守望

徐进 发表于 2014-7-15 13:27:58


令人心醉的沧桑

徐进 发表于 2014-7-15 13:29:31


飞龙关

徐进 发表于 2014-7-15 13:30:01


飞龙在天
页: [1] 2 3 4 5
查看完整版本: 海龙囤钩沉---明军平叛播州414周年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