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流动党支部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两学一做
查看: 6373|回复: 0

★[红色传奇]-3: 急行军飞夺泸定桥我们累得边走边睡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20-3-13 17:56
  • 签到天数: 104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2-6-6 08:31: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蓝开衡 于 2012-6-6 08:34 编辑

    [红色传奇]-3:
    急行军飞夺泸定桥我们累得边走边睡


    郭长波在解放区的结婚照.jpg
    郭长波在解放区的结婚照

    郭长波和老伴。重庆晨报记者 杨新宇 摄.jpg
    郭长波和老伴。重庆晨报记者 杨新宇 摄


    人物简介
        郭长波生于1916年10月,江西省瑞金人。1930年4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走完了长征。
        抗日战争时期,任军委电台服务员、电台队长、区队长等职。解放战争时期,任冀鲁豫军区司令部通信科长,18兵团通信科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任西南军区通信四团政委,四川邮电管理局副局长、检察室主任等职。
        1955年4月至1959年1月在北京邮电学院学习,毕业后到重庆邮电学院(现重庆邮电大学)任党委书记兼院长。1970年6月调任广西邮电532厂建厂指挥部总指挥兼临时党委书记。1979年5月至1983年12月任重庆邮电学院党委书记。1983年12月至今,离职休养。
                                               经典语录
        “一般部队一天走个80华里已经很厉害了。为了拼时间夺取泸定桥,我们所在的四团一整天都在急行军,大家累得不行了,走路都在打瞌睡。”
        “长征期间穿越广西、贵州的边远地区时,大概有3个月的时间,我们是一点盐都没沾到。”


       年95岁的郭长波,6月3日刚完成白内障手术不久,就接受了重庆晨报记者的采访。
        6月3日上午9点半,重庆晨报记者按约定赶到南岸南山黄桷垭邮电大学郭老的家时,只有他的老伴在家。“他出去买菜了,你进来先等到嘛。”
        约10多分钟后,红光满面的郭长波出现在住家附近。循声从窗户望出去,郭长波走得有些快,但一点不喘。“哦,你就是约我的那个记者哈,欢迎欢迎。”一进门,郭长波脱下帽子,爽快地伸手与记者握手。“有什么事情,你尽管问,我记得的都告诉你。”
        偷跑出来参加红军
        郭长波出身贫下中农,家里除了父母还有一个小弟。“当时知道红军驻扎在离我家有20多里地的会昌,周围的人都说这支部队实行官兵平等、不随便打骂人,所以我就动了心思,偷偷从家里跑出来,报名参加了红军。”郭长波说,当时自己只有14岁。
    因为在家时,曾读了2年书,认得几个字,郭长波被安排去当宣传员,发传单。“有时候我也跟着那些读了许多书的战友,提着墨汁或用锅底灰、石灰和米汤调制的颜料,到处刷标语。”郭长波说。
        飞夺泸定桥最难忘
        郭长波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在红二师四团担任宣传员的一段经历。这段经历现在早已写进课本、拍成电影,就是著名的飞夺泸定桥一役。作为参与其中的一员,郭长波讲述了一些他所经历的细节。
        郭长波回忆,1935年5月28日,自己所在的红二师四团正在安顺场休整,突然上级下达命令,要求立即开拔,朝240华里(里)开外的泸定桥急行军。“我在路上才晓得,这是要求我们在29日早上攻取泸定桥。”
        原来,1935年5月25日,红军在安顺场抢渡大渡河后,如果要用仅有的几只小船将几万红军渡过河去,最快也要一个月的时间。而此时国民党部队紧追不舍,形势十分严竣。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人于5月26日上午,作出了夺取泸定桥的指令。
        其部署是由刘伯承、聂荣臻率领红一军团一师和陈赓、宋任穷领导的干部团为右路军,由中央纵队及1、3、5、9军团为左路军夹河而上攻取泸定桥。左路军正是由王开湘、杨成武率领的红二师四团作为前锋攻击前进。
        “出发前,部队抓紧时间做了一顿饭。大家吃完后,又拿随身携带的水缸装了满满一缸米饭,就赶紧出发了。”郭长波说,这一走就是整整一天,一路上都没休息过。唯一的一顿饭,就是出发时带的米饭,还是边走边拿手抓着吃的。
        边急行军边打瞌睡
        郭长波回忆,到28日晚上7点左右,部队距离泸定桥还有约110华里(里)。为了能够及时赶到预定地点,战士都不敢休息,只得连夜急行军。
        “一般部队一天走个80华里(里)已经很厉害了。为了拼时间,我们所在的四团一整天都在急行军,大家累得不行了,走路都在打瞌睡。”郭长波说,走着走着,自己和同行的战友就因为瞌睡放缓脚步而掉队。突然惊醒发现了,马上强打精神跑上一段,追上去。
        郭长波说,因为天已经黑了,走夜路相当困难,战士又十分疲劳,大家便找来些干竹子点燃,当作火把照着路走。
    在途中,部队突然发现河对岸一支国民党部队,同样在往泸定桥方向赶去。郭长波说,对岸有人在高声询问我方是哪支部队的。正好,红四团曾俘虏了一些国民党兵,政委杨成武就利用这些战俘所提供的国民党部队番号及联络信号,谎称是赶去泸定桥的国民党部队,顺利过关。
        两支队伍隔河并行了约三四十华里(里),国民党军便停下宿营,而红四团继续赶路,甩开了这支国民党军队。
        29日清晨,红四团按照预定计划顺利抵达泸定桥,就有了著名的飞夺泸定桥一役。
        长征三个月没盐吃
        郭长波回忆,自己跟着部队长征时是10月份,正值秋季,穿的都是单衣,除了武器、一些口粮、换洗衣物外,背上还背了三五斤重的铺盖卷。
        可随着行进的距离越来越远,大家体力逐渐不支,只得将不重要的东西一样样地丢弃。到后来,连铺盖卷里的棉花也掏出来扔掉了。
        随着冬季到来,温度越来越低,走着的时候还不觉得,可稍微停下休整一会儿,低温就让大家受不了,只能把能找到的所有衣服都套上。“那只有一层布面的被子也被大家裹上了,看着就像叫花子。”郭长波说,那时候自己只有十八九岁,年轻人身板好,所以还撑得住,可一些伤员及身体弱的,到后来就扛不住牺牲了。
        郭长波说,长征期间穿越广西、贵州的边远地区时,印象最为深刻。因为一路上根本看不到一个当地老百姓,就像进入了无人区。
        原来,国民党反动派在当地散布了大量谣言,使各族群众对红军产生了许多误解。红军来到这里之前,当地老百姓都携家带口外逃了,别说粮食,连盐都没留下一点。“大概有3个月的时间,我们是一点盐都没沾到。”郭长波说,还好,当地一些地主在逃跑时,因为无法将牛群、羊群都带走,这为红军提供了一些食物。
        因为当地老百姓将磨盘藏了起来,所以麦子没法去壳,大家只能直接蒸熟了吃。”郭长波指指肚子说,当时有人消化不了,照原样又拉出来。
        除了这些,部队还靠采当地一种名为“野菠菜”的野菜充饥,直到走入有汉族聚居的地区,这一情况才得以改变。
        突遇溃敌险象环生
        郭长波可以说是幸运的,在战争环境中虽然历尽艰辛,但并没有受过什么伤。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没有陷入险境。
        郭长波说,在第二次反围剿的时候,部队主力一直往前冲,而自己作为勤务兵,背着东西,由首长带领,走在队伍中部,和前后的队伍有约百米的距离。
        在行进过程中,不知道走到哪里,突然有一支被我方打败,但没来得及撤离的国民党军从路旁朝郭长波等人开枪。“记得大约有1个排的人,应该在那里埋伏一阵了。”郭长波说,因为人少,没法与对方硬扛,大家只得立刻趴在地上,躲避子弹。还好,后面的部队离得不远,听到枪声迅速赶了上来,将这些溃军打败了。
        还有一次在1935年,19岁的郭长波已经是连部代指导员了。他所在的部队在四川松潘一个叫毛街的地方,将胡宗南的一个加强营围困在了一个寺庙里。而寺庙旁边的一座房子,则作为了连部指挥中心。
        正在部队准备用爆破的方式将寺庙里的敌人逼出来时,一小股敌人却突然窜了出来,正好来到了郭长波所在的民房楼下。“你要知道,那里的房子都是竹楼,楼下是摆放杂物、圈养牲畜的地方,上面才用来住人。”郭长波说,听到声响,一位小战士从窗户往下一望,发现敌人正准备进入楼内,于是郭长波等人立刻翻窗出去,唤来正在附近的部队,将敌人消灭了。
        (重庆晨报记者 詹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流动党支部 ( 渝ICP备13001153号 )  

    GMT+8, 2022-5-16 21:04 , Processed in 0.08928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