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流动党支部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两学一做
查看: 5475|回复: 0

★ [红色传奇]-4:送我去参军母亲装了4斤米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20-3-13 17:56
  • 签到天数: 1041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2-6-6 12: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红色传奇]-4:
    送我去参军母亲装了4斤米
    再过雪山草地牺牲大

    (图)6月10日,荣昌,江有才身着授勋时穿的军礼服,佩戴勋章在院子内留影。.jpg.jpg

    2011年610
    ,荣昌,江有才身着授勋时穿的军礼服,佩戴勋章在院子内留影。

    (图)6月10日,荣昌,江有才在幺儿身旁看报。重庆晨报记者 黄宇 摄.jpg.jpg

    2011年6
    月10日,荣昌,江有才在幺儿身旁看报。重庆晨报记者 黄宇 摄

    人物简介
        江有才,男,1915年9月出生于四川省巴中曾口区江家河;1933年10月参加红军;1936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先后参加红军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从战士到班长、排长、连长、营长、团长,参加了剑门关、百团大战、上党战役、晋南战役、太原战役等两百多次大小战役。1955年被授予中校军衔。1983年6月在四川畜牧兽医学院离休。

    经典语录
     
        “红军并不像反动派宣传的那样凶猛,他们不但不为难老百姓,还专门整地主恶霸。”
       “母亲哪个时候去世的,我也不晓得。就算晓得了,战事恁个紧,也不能回去。忠孝不能两全。”
    “天快亮的时候,我们准备攻城,要打敌人个出其不备。因为子弹有限,班长要求我们一颗子弹都不能浪费。我瞄准了半天,才打了第一枪,还真的打中了!”

    送我去参军母亲装了4斤米
       
        听说我们要去采访,96岁的江有才从医院回到家中,找出了那件授衔时的蓝色军礼服,还有那几枚军功章。
    原本以为,这样高龄的老者,思维或者语言表达能力,或多或少有些迟缓。但见面后,我们才发现江有才不但思维清晰,而且记忆力超群。
        原来,江有才保持敏捷的思维自有秘诀。每天早上7点起床,吃完早饭后,他就会围着家属楼转上半个小时。吃过午饭后,休息到下午3点,再到近在咫尺的学校走上一大圈。一路上不断有学生跟他打招呼,他一一回应。
        虽然在1955年就被授予了中校军衔,但他仍以刚参加红军时的身份为荣。“我是红四方面军红九军八十一团一营一连战士江有才!”他声音洪亮、铿锵有力地说。

    参加红军整地主恶霸

        江有才说:“我是四川巴中曾口区江家河人,4岁多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现在想起来对他几乎没有什么印象。我和妹妹是由母亲拉扯大的,邻里称呼我母亲为‘江项氏’。”
        20世纪初的巴中,地主恶霸就是土皇帝,还有保长、甲长为虎作伥,老百姓生活在水生火热中。当时江有才家中3个人,一年收入2块大洋,1块缴税。剩下1块大洋相当于10背谷子,只够吃半年。剩下的半年就得靠山上的野菜,加糠壳度日。
        1932年8月,红四方面军来到离江有才家3里远的巴中二龙场驻扎。他经常去耍,发现红军并不像反动派宣传的那样凶猛,他们不但不为难老百姓,还专门整地主恶霸。
        “第二年的1月,我就去报名参加红军。因为不到18岁,我就给编进了儿童团。”江有才说,儿童团每天被派到各个路口去站岗放哨,盘查陌生人。晚上,站岗的就换成18岁以上的赤卫军。他们站岗都有枪,让江有才很是羡慕。

    第一套军服超长超大

        红军刚到巴中时,有蓝色、灰色、黑色的服装,但无一例外,八角帽上都有一颗五角星。江有才以为五角星是铁质的,大胆摸了一下,才发现是红布剪成的。
        红军在当地建立了被服厂,发动妇女儿童,织布缝制衣服。1934年,已经年满18岁的江有才终于领到第一套军服,但军服太大太长了,袖子要挽几转,裤子要用绷带扎起,帽子要塞点东西才戴得稳。
        除了军服,江有才还第一次领到一支四川造步枪,20发子弹。把枪往后一背,虽然他比枪高不了多少,但还是很威风的。
        当时一起进儿童团的20多个人,也一起参军了。1934年2月,江有才所在部队接到命令,攻打营山县。他被分到红九军八十一团一营一连。部队出发时,母亲往他的米袋子装了4斤米,砍了一截竹子给他当水壶。
        他就这样轻装上阵了,这一走,再也没有见过母亲。

    长征前抓过俘虏缴过

        “经过一天一夜的急行军,100多公里的山路,就被我们甩在了身后。趁着天还没亮,我们埋伏在了营山县的城墙外。这里驻扎的是杨森的部队。”江有才说,“天快亮的时候,我们准备攻城,要打敌人出其不备。因为子弹有限,班长要求我们一颗子弹都不能浪费。我瞄准了半天,才打了第一枪,还真的打中了!”
        打完3枪,大家就开始冲锋。县城围墙很矮,江有才冲进去抓了个俘虏。最让他高兴的是,缴获了一支日本造的步枪,还有50发子弹。
        在营山休整半个月后,他和红三十一军、三十三军一起又攻打了达县。部队在一个军火库缴获了重机枪和迫击炮,江有才也毫不客气地领取了100发子弹。
        之后转战广元,经过巴中附近,江有才没能回家,也没能见到母亲。

    第一次过草地翻雪山

       1935年,敌我形势发生变化,为了迷惑敌人,红九军和红三十一军对调了番号。为了保存实力,按照党中央的安排,江有才所在的部队就经过剑阁、通坝、江油、石全、威洲、理县、达垢凹到马场进入草地边。
       “这是我们第一次过草地,部队一边行军一边打仗,没有休息的时间。好在过草地之前向当地老百姓买了点粮食,部队也带了一些干粮。”江有才回忆称,为了赶路程,一天行军八九十里,每天天不见亮就开始走,一直走到天黑,就这样一路走一路打仗,走了一个多月,经过黄金喇嘛寺、子金、通化、大金、丹巴、懋功、达维等地才走出了草地。
       然后开始翻雪山。雪山在日光的照射下十分刺眼,必须天黑了才能爬。尤其是夹金山,海拔4000多米,又没路,半山的积雪很深,非常冷,爬山呼吸困难。在斜坡上,马要打滑,战士们就拉着马走,大家相互搀扶着往前爬。
       到了山顶上,大家累得不行了,都想歇。但这里严重缺氧,必须赶快走。不少战士爬累了,坐下来后就再也没有站起来了。
       下坡时,人和马都不好走,雪很厚很滑,还有很深的雪坑,一不小心滑进雪坑就会被埋进去没命了。
       翻过雪山后,打了几场硬仗,部队伤亡很大,一个连只剩下不到一半的人。当时又没有兵力补充,部队就在天全、卢山、宝兴来回作战,后来撤回宝兴县休整几天,准备第二次翻雪山。

    再过雪山草地牺牲大
     

        1935年冬,战士们再次翻越夹金山,粮草弹药都短缺。
       “当地的群众躲避战乱,部队买不到粮食。战士们就用棕皮当蓑衣,用麻绳把羊皮裹在身上御寒。寒风呼呼地吹,鸡蛋大的冰雹落下来,我们都拿背包顶头上。炊事员顶口锅走在前面,冰雹打得当当响。”江有才说,“这次翻雪山比第一次艰苦多了,牺牲了不少战士。有个姓周的班长,在我前面走着走着,一头栽雪地上,再没起来。
       为了不掉队,战士们都拉着绳子走,谁也不准坐,谁也不准停下来。但翻过雪山,每个排至少都少了三四个人。
       翻过雪山丹巴住了几天后,开始了第二次过水草地。这次,朱总司令跟着三十一军一起过草地,战士们士气大受鼓舞。
       江有才说,不少战士穿着自己打的草鞋,在脚上包一块羊皮裹住脚,防冻、防裂口。晚上休息时将羊皮取下清洗干净,晾干后第二天再用。
       在休息时,大家四处寻找野葱、野菜,用“三用铜盆”(洗脚、洗脸、煮饭)来煮,去掉污水后捏成团,就这样填肚子充饥。后来在水草地,野菜也不好找了,战士们就把装枪的皮带解下来,煮软了嚼着吃,将皮鞋的底子用刺刀削碎后也煮来充饥。这些东西,牙齿咬木了都没得感觉,但要活命,只能硬吞下去。以至于走出草地时,几乎每个人的皮带都没有了。
       晚上大家就坐在草地上,相互依偎着取暖睡觉。不过这些还不是最恐怖的,草地的水很多都有毒,一些战士口渴,喝了这样的水救不活了。
       头上还有国民党的飞机不时盘旋。因此,部队遇平地夜间走,遇山峦日间走,与敌人顽强地周旋。女战士们更艰苦,既要挨冻受饿,还要负责送伤病员,如果遇到当地“蛮子”,还要受到凌辱甚至丧命。在运送红军伤病员中,女战士们体力不支,就用木棍和草绳做成简单的担架,在草地上拖着伤员艰难地前行。
       20多天后,战士们走出了这片死亡草地,江有才所在的连队,只剩下80多人,一半的人都牺牲了。
       虽然后来还经历了更加残酷的8年抗战,解放战争以及抗美援朝,但江有才说,自己人生的改变,是从红军时代开始的。
      (重庆晨报首席记者 肖庆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流动党支部 ( 渝ICP备13001153号 )  

    GMT+8, 2022-5-16 18:59 , Processed in 0.071956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